• 深度內幕丨揭秘App推廣之積分墻最新反作弊

    2019-04-28 10:15 稿源:顏溪的網站  0條評論

    APP1.jpg

    本文作者:愛盈利溪姐,ASO-ASM專欄作者。

    “全新太極up+,極碼,橫空出世!XX收徒有獎勵了,太極牛逼,半小時之內穩到賬”,刷子群最常見的對話,刷的就是積分墻,這樣的群還很多。溪姐今天就講講積分墻反作弊這件事兒。

    積分墻為什么要做反作弊?

    2018年下半年開始,蘋果端機刷失效,積分墻成為目前ASO主要操作源頭,很多客戶把大量推廣預算投放到積分墻平臺,更多的激勵任務也吸引來更多用戶。

    積分墻作為雙端平臺,一端對用戶,一端對CP(content provider內容提供商,一般指App的開發商),對渠道而言兩端都很重要。如果不做反作弊,一方面,羊毛群、機刷用戶搶走了任務,讓試玩平臺的真實用戶沒任務可做,久而久之,用戶會流失。另一方面,積分墻平臺摻入了大量假用戶,給CP帶來金錢和投放效果的損失,一旦發現效果不好,客戶也會流失。

    當然,做不做反作弊取決于積分墻的認知與能力。就認知來講,你想要短期利益,還是長期利益?有的平臺對羊毛群作弊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因為利益關系,不愿意去防作弊?;蛘咂脚_用戶數量少,為了完成任務主動摻假量,這樣的積分墻平臺絕不能長久。就能力來講,可以引入下一個話題。

    反作弊能力成為優質積分墻的鬼門關

    溪姐接觸積分墻平臺已久,從2014年最早的付費任務積分墻誕生,到現在也經歷了5年,有頭部積分墻堅守質量穩坐江山,也有后起之秀崛起到第一梯隊,還有一些積分墻平臺始終不溫不火,做不大做不強,這背后是各家墻反作弊能力參差不齊。上文已提到:積分墻的質量會持續影響墻的客戶數與用戶數,二者又相互制約。說到底,反作弊能力是各家積分墻能否生存壯大的關鍵。

    大的積分墻平臺每天給用戶撒出去幾十到上百萬的現金獎勵,自然吸引海量薅羊毛的作弊用戶。

    積分墻作弊用戶分兩類:

    1、羊毛群作弊用戶。積分墻作為一個獎勵平臺,自然逃不過羊毛大軍的圍攻。羊毛群操縱大量賬號參與積分墻搶任務,通過師徒關系,串通獲利,導致真實用戶利益受損。

    2、肉刷工作室。為了獲利更多,工作室會購買大量手機設備,通過越獄工具、UDID篡改軟件、iTools等輔助工具,使用人肉方式批量做任務領取獎勵。一般我們稱這類機刷用戶為“刷子”。

          溪姐了解的數據是,刷子這行做得好的提供工具的人,去年年入百萬級以上。當然,行業經常也有被坑的用戶,有的交了幾萬元學費,對方號稱能繞過平臺檢測,結果無任何效果,或者交完錢直接被拉黑。而被騙幾千元的則滿地都是。

    無論是羊毛大軍還是刷子,今天的作弊早已不是小作坊作業模式,而是形成了專業分工的商業化流程與龐大體系,以及背后大批的“供應商”:

    1)大量手機號:卡商、微信提供商、支付寶提供商;

    2)散布在全國的IP:VPN提供商;

    3)篡改、批量控制等軟件:軟件提供商。

    作弊用戶往往多臺手機+針對積分墻的刷機、執行教程泛濫,總之,積分墻防作弊,是一場技術戰。

    想要堅守優質積分墻的好口碑,守住積分墻真實用戶這條防線,就得從技術上攻克,讓反作弊技術成為自家墻的優勢與壁壘(這也是iMoney愛盈利積分墻能發展為頭部積分墻的原因)。事實上,客戶最終都會集中向優質積分墻,劣質摻假量的積分墻會逐漸被淘汰。

    積分墻如何防作弊?

    反作弊能力不強的往往是一些中小積分墻或是技術基金不強的團隊,面臨著技術水平與專業程度不斷提高、缺乏風險數據支撐、專業大數據反作弊人才不足等實際難題,反作弊風控能力比較薄弱。

    積分墻反作弊沒有一招制勝,采用任何單一的策略、模型或局部防御,都無法達到目的。反作弊是一個體系、多個維度的攻堅戰,比較高階的做法是采用多層過濾的全棧式AI反作弊體系。

    1)賬號信息檢測

    賬號信息是積分墻反作弊比較常見的檢測方式,一般通過用戶的IP、昵稱、設備名稱、綁定的手機、微信、支付寶、身份證等信息,阻止虛假用戶,所需要的信息維度越多,作弊用戶批量生產賬號的成本就越高,當作弊成本高過積分墻任務獎勵時,自然就不劃算了。

    拿IP來說,我們可以查用戶IP地址是否規律,是否存在異常。甚至通過虛擬IP查看到上一級IP,來判斷用戶的真假。

    個人信息除了昵稱外,還有性別、生日等用戶主動填寫的一些內容,還會要求用戶綁定微信、微博、QQ等信息防作弊。其中微信號是最難養的,騰訊對微信賬號合法性管控得比較嚴,這就幫我們過濾掉了一部分用戶。

    此外還有用戶提現賬號的實名認證信息,手機號和驗證碼信息,通過不定期的驗證,充分地過濾虛假用戶。

    通過以上方式可以判斷用戶的真假,有效防范一部分虛假用戶。

    2)設備信息檢測

    一些機刷工作室往往可以模擬用戶設置信息,這時候,需要用技術手段進一步獲取用戶設備的信息,包括UDID、設備型號、操作系統版本、網絡模式、SIM卡,甚至是設備的磁盤容量、屏幕亮度、開機時間,充電行為、電量情況、GPS、手機擺放角度等都多種維度,建立手機設備指紋數據庫,利用人工智能算法識別可疑手機設備,來判斷是否真實用戶在做任務。當然,獲取這些信息需要通過技術手段,維度越多越能全方位了解手機使用的情況。

    有些專門做機刷的設備,手機里是沒有SIM卡的,所以SIM可以作為反作弊的一個維度。如果電量時刻是百分百,手機放在一個位置不動,那也說明用戶有異常。還有GPS也可以體現出用戶的真實與否。

    這里重點說一下UDID,蘋果有一個廣告設備標識IDFA(蘋果為了讓客戶追蹤廣告效果,使用IDFA區分不同用戶,蘋果默認IDFA變更是合法的)。而IDFA的更改比較容易,如果用戶改變了IDFA,就區分不了是否是新用戶。針對這個,愛盈利采用UDID(蘋果硬件標識符,它是不可更改的唯一標識)來識別,這樣在反作弊識別上更嚴格更精準。

    當然,UDID也是可以更改的,只是難度更高,篡改UDID有兩種方式。一種是越獄方式。通過越獄獲得用戶超級權限,可以篡改設備的任意信息。所以針對這個,愛盈利自研了越獄檢測算法,通過更強的技術手段,抓到越獄的行為特征,禁止越獄設備或從越獄商店下載。另外一種是軟件方式?,F在市面上有很多UDID篡改軟件,諸如鋼鐵俠、太極、開拓者、周游世界、太極、超人等。愛盈利逆向分析了上述軟件的作弊原理,從數據校驗、軟件檢測、鏈接加密等多個方面對其采取了專門的防范手段。

    也就是說,在設備信息風險識別上,基于軟硬件特征、上網環境、設備指紋等原始數據維度、采用聚類分析、設備相似性識別等技術構建風險識別模型和多層級防御,有效識別虛擬機等高風險設備。

    3)用戶行為檢測

    通過記錄用戶的全部行為特征,包括用戶活躍時長、活躍時間、下載時間、任務完成情況、用戶其他上網行為等,借助半監督和圖算法發現更多的可疑用戶。

    刷子用戶,一般都是通過程序或人肉進行操作,在做任務時有一定的規律,而正常人在做操作時,不可能是同樣的頻率或規律。比如收徒獎勵,發現所有徒弟的行為一致,機型一致,下載任務一致,完成時間一致,得到的錢數一致,那肯定是異常用戶,說明他有一排手機,批量作業,而正常用戶的行為是具有多樣性的。

    另外在下載時間上,正常用戶要用1分鐘,機器用戶2秒就完成。說明可能是通過電腦下載,而不是從AppStore下載。

    此外,真實用戶的手機里會有很多軟件,他會去使用淘寶、QQ、微信、或者其他App,如果用戶沒有這樣的行為路徑,就可以判斷其是假用戶。

    行為風險識別,基于機器操作、異常操作識別等技術,通過一系列行為,識別機器注冊、機器養號、薅羊毛等風險操作與風險行為。

    4)第三方信用檢測

    這里主要是指第三方信用平臺或第三方反作弊工具,一個是信用檢測機制,一個是大數據反作弊平臺。其中,市面上第三方反作弊工具比較多,通過與第三方合作,不僅可以對反作弊識別做一個更好的補充,還可以有效地驗證反作弊的精準度與識別率。

    最終,通過將賬號信息、設備信息、用戶行為和第三方檢測關聯起來,完成一個層層過濾的全局防御。如果不建立全棧式防御,在任何一個環節都有可能讓作弊用戶漏網,另外,在每一個行為識別中,底層使用了iMoney積累的風險用戶畫像庫,通過關聯檢測,團伙挖掘算法,層層過濾,全方位檢測并識別批量機刷用戶和羊毛群。

    反作弊的核心技術要點

    積分墻反作弊就是通過大數據技術識別用戶信息,檢測用戶是否真實用戶,防止被專業的刷手把任務資源搶光,同時確保CP的優化效果。

    蘋果在不斷升級算法,改變賬戶對接方式,間接提高了反作弊難度,很多小墻沒有能力或精力去做大數據風控。而頭部積分墻一般會有技術團隊和時間精力去攻堅,從iMoney積分墻技術負責人了解到,在積分墻反作弊上,有這么幾個核心技術要點:

    1、反作弊數據庫:經過反作弊技術團隊多年的數據積累,形成了可疑IP地址庫、可疑手機號碼庫、可疑微信賬號庫等多個防作弊數據庫。

    2、UDID設備指紋庫:根據用戶手機的UDID、設備序列號、操作系統版本、硬件型號等信息,建立手機設備指紋數據庫。

    3、自研反作弊SDK:通過手機用戶設備多種維度的數據、信息,識別設備本身的風險,來判斷用戶是否進行了刷機,還可以識別多開、虛擬機、篡改設備、甚至對設備進行評分。

    4、自研越獄檢測:抓取越獄手機的特征,禁止越獄設備,防止用戶在其他越獄商店下載。

    5、每日更新反作弊算法:針對不斷更新迭代的作弊技術,我們采用高級加密協議,大數據動態算法每日更新規則,確保實效性,實現針對各類作弊行為的實時打擊。

    說了這么多,反作弊都是為了確保廣告主的投放效果,在攔截作弊用戶的同時,是在幫助廣告主節省投放預算。

    結語

    在iOS平臺,機刷已經全面失效,積分墻是應用商店推廣的最佳渠道,希望廣告主共同監督積分墻這個生態,這一行業才能健康地發展,而積分墻平臺通過提高自身反作弊能力,把質量放在第一位,才能守住廣告主對平臺的信任。

    當然,現在積分墻摻假量的行為仍然很常見,這也是為什么很多積分墻做不起來的原因,總想著摻假量賺取眼前利益,加上行業競爭殘酷,客戶要量,平臺沒量就很難生存,結果選擇鋌而走險摻假量,但總歸會在市場上得到檢驗,久而久之,客戶和用戶都流失了。

    而關于積分墻作弊用戶的存在,我想引用波波的話:“羊毛群成為積分墻殺手,反而會幫助積分墻優勝劣汰”,iMoney愛盈利正是在反作弊技術的不斷迭代中,快速崛起的。

    最后,企業做ASO,是為了得到更好的效果(優質用戶與營收),放任作弊,企業ASO效果不好,墻的生存也無以為繼。

    相關文章

    相關熱點

    查看更多
    ?
    澳洲快3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