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視頻網站十年特寫:文藝青年王微、落寞的土豆、沖出次元壁的B站

    視頻、視頻網站、視頻應用

    圖片版權所屬:站長之家

   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科技唆麻”(ID:techsuoma);查看原文(轉載),請點擊“稿源:科技唆麻”。

    文| 科技唆麻

    「王微放手,追光翻身」

    當年初的《白蛇:緣起》最終拿下 4.49 億票房,挽救了虧損 6 年的追光動畫后,不少人如此評論。因為這一次,導演編劇一欄不再有「王微」二字。

    作為離開土豆后的二次創業項目,由王微身兼編劇、導演、制片人、CEO 四職的追光動畫一度備受關注。但前三部電影市場反響的不斷走低,使得外界將「王微操刀」漸漸與「票房毒藥」劃上等號。

    王微倒并不是真的沒有金剛鉆,土豆創始人身份之外,他還是作家與編劇。他在 26 歲創作的自傳性質小說《等待夏天》,曾被刊登于《收獲》雜志;

    創作的舞臺劇《Raku》在舊金山成功演出;土豆上市前夕創作的話劇《大院》,在北京連演 6 場;甚至,在從土豆離場后,王微也在旅行中一口氣創作三個劇本。

    不過,在炒作 IP 的年代,當蓬勃的創作力,轉化為以傳統文化為土壤的「原創情結」后,某種程度上也使得出自追光動畫的電影,烙上了王微深刻的個人印記。

    旅途中創作的《小門神》,包含了自我對話與逃離都市的社會議題;《阿唐奇遇》則傳達了王微對人工智能與平行宇宙等哲學層面的思考;而《貓和桃花源》中「貓制造火箭追尋桃花源」的靈感來源,則來自王微家里那只不喜外出的貓。

    王微或許一直記得當年《收獲》編輯曾經對他說過的話:

    你當初就應該繼續寫小說,為什么要開公司呢,多浪費?

    宣發資源的急速下滑,從側面勾勒出市場對于「王微操刀」的態度轉變:

    《小門神》時,阿里影業砸進上百萬美元,成為聯合投資方和發行方。聯合出品名單里還有騰訊、百度、格瓦拉的身影;而在《阿唐奇遇》時,宣發都已不見第一梯隊,僅有大地時代、優漫卡通、橫店影業和金逸影視。

    可能王微真的不適合當老板。

    01

    賣掉土豆前,王微的理由是「厭倦了視頻行業版權價格戰」

    這句話換一個人說出來,多半會被外界解讀為輸掉資本游戲后的口嗨,但王微例外。如同媒體人 keso 曾如此評價古永鏘和王微的區別:

    「古永鏘更像一個職業生意人,王微則是個頑主」

    嚴格來說,以往不少媒體稱土豆為「中國Youtube」并不準確。土豆甚至早于 Youtube 在 2005 年 4 月上線。上線前夜,王微和開發工程師兩人盯著屏幕出神。面對團隊 5 個人 3 個月才搞出來的網站,王微的決定是:

    「發布吧,他媽的我已經付了 800 塊的新聞通稿費了,不能退款」

    在之后的同一時期,土豆與 Youtube 先后借鑒 Flickr 的分享模式,對網站進行了大規模改版。彼時,幾乎所有關于土豆的表述都是「視頻分享網站」。

    就這樣,一東一西同時開啟了 Web2.0 時代的視頻 UGC 探索。

    一年半以后,流量瘋漲的 YouTube 被 Google 相中。16.5 億美元股票收購的消息傳到國內,立刻掀起視頻網站熱,400 多家視頻網站一夜之間如雨后春筍般出現,高峰期時一天就能出現 30 家。

    隨后,以 PGC 內容為主的 Hulu 上線,用戶規模的不斷上升贏得資本青睞,門戶巨頭于是紛紛入場,燒錢爭奪版權視頻的大戰不斷加碼。

    在科技唆麻(ID:techsuoma)看來,版權采購是真正的中國特色。Hulu 并不會采購版權,因為股東包含版權方。Youtube 的角色則是為歐美用戶早已形成的 DV文化提供了一個社交平臺。

    彼時,國內用戶尚不具備普遍的視頻制作分享條件。面對增長壓力,完全「Youtube化」或「Hulu化」顯然不現實。56 網等堅持 UGC 的玩家很早便顯示出敗跡。

    2008 年開始,對待 UGC 的態度由此成為土豆與優酷的分野。

    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    相關文章

    相關熱點

    查看更多
    ?
    澳洲快3计划